首页 »

达人|有人旅行是为了追寻风景,她眼中最好的风景是看人

2019/11/9 2:56:52

达人|有人旅行是为了追寻风景,她眼中最好的风景是看人

 

“我想我总有一天,会回到曾经去过的地方,不再看著名的景点,而是搭车、徒步和聊天,在马路边坐上一整天,静静看周遭的人来人往。”杜思,一个热爱旅行的80后女孩,从喜欢拍风景,拍建筑,着迷于构图和角度;到逐渐开始拍摄旅途中偶遇的人,猜测他们的故事和过往、悲喜和日常。虽然这种简短的交流和拍摄并不能令杜思真正走进对方的生活,但这种尝试,至少打开了一扇窗,让她能接触到大千世界最美丽的风景——人。

宏伟冰山与童话般彩色房子描绘出的格陵兰岛tassilaq小镇


 

白发夫妻的爱情

 

杜思曾听过一句话:爱是一个字,内容千差万别。在西藏,爱情是简陋民居中的一张结婚照;在越南,是一家牛肉粉店、一张报纸和几个孩子;在日本,是大叔推着坐轮椅的妻子去看小王子展览……

 

令杜思印象最深的爱情不是在浪漫之都巴黎,也不在蜜月圣地马尔代夫,而是在终年严寒的格陵兰岛。2015年5月,杜思来到格陵兰岛东部的塔斯拉,小镇不大,人口只有3000多,每天在街上来来回回看到的总是这几个人。镇子上没有购物中心,只有两三个超市、一所学校、一家医院……街上也没有花店,让一直觉得玫瑰是爱情标配的杜思好奇,当地人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格陵兰岛tassilaq小镇上请杜思拍摄合影的老年夫妻

 

在杜思的概念里,一般只有热恋的青年男女才会在路上牵手,而在格陵兰岛,她发现路上遇见的每一对男女,无论年轻或是年老,都无一例外地牵着对方的手。其中有一对老年夫妇,发现杜思手中的相机便迎了过来,用肢体语言比划着,希望杜思能给他们拍一张合影。或许是因为不常拍照,画面中的老年夫妇显得羞涩而拘谨。杜思有些后悔,没捕捉到他们手牵手的样子,因为这是她见过最美的爱情,没有玫瑰花香,却有牵了就不再放开的手。

 


 

孩子们的纯真与善意

 

可爱的孩子永远具有融化人的魔力,在旅途中,杜思拍摄过很多孩子,有伊斯坦布尔老城区里肆意玩耍的孩子,也有柬埔寨穿梭于古老寺庙中身手矫健的小孩,但回忆起孩子,她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在新疆旅行时遇见的一群。

奔在风景里去找杏子的孩子们

 

壮观的冰川映衬着宁静的湖水,茫茫的草原包容着幽深的原始森林,新疆的美景无疑让人痴迷,但比风景更动人的是那里的孩子。或许习惯了城市里客套的疏离,当面对一群充满好奇却毫无戒心的孩子,杜思的心一下就被打动了。

 

照片里的孩子们几乎不会讲汉语,却一点也不怕生,结伴跟着杜思一行一起游玩。当杜思拿起相机给他们拍照时,孩子们却嬉笑着跑开了。杜思以为就此道别了,孩子们却跑了回来,还用衣服兜了好几个杏子给她。放下杏子后,孩子们又跑开去装杏子,如此往复,直到最后杜思和同伴背的背包里鼓鼓囊囊地装满了杏子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送杏子的孩子们

 

如今,杜思已记不起当时那些杏子的味道,却深深记得她从杏子里收获的纯真与善意。

 


 

大爷大妈的丰富生活

 

杜思有时会想:老了以后能做什么?这个问题并无标准答案,也无好坏之分。当很多身边的老人在带孙子的时候,杜思发现,英国的老人正坐着轮椅去现场看英超,土耳其的老太太在落日的余晖中钓鱼,日本的奶奶带着闺蜜在看得见海的温泉里谈天说地……

 

但并非只有“别人家的老人”才过得多姿多彩。2016月1月,杜思来到吉林市,在接近0摄氏度的松花江边,穿着整套防寒装备的她依然被冻得伸不出手。有趣的是,在几乎没有路人的堤岸边,却很突兀地摆开了一张麻将桌,更突兀的是一旁播放机里循环着一首《春天里》。

松花江边听着《春天里》打麻将的老人

 

四个穿着羽绒服,用帽子、围巾、手套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大爷大妈正在牌桌上打得热火朝天。和大爷大妈聊天后杜思得知,他们都住在松花江边,以前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这里,退休后一下子没了归属感,就从自家搬来桌椅板凳在大家都熟悉并喜爱的松花江边打起了麻将。麻将并不来钱,只是作为一种消遣,帮他们度过退休后短暂的不适应。慢慢地,他们改变了心态,重燃了对生活的热情,“老”对他们而言也不再是倦怠生活的借口。

 

如今,不用打麻将,大爷大妈的生活也过得丰富多彩,但他们却把这个习惯保留了下来,无论严寒酷暑、天晴下雨,看松花江的潮起潮落,在“春天里”碰吃糊。

开始结冰的松花江

 


 

波斯美女的工匠精神

 

当我们为了生计疲于奔命,越来越多东西变成流水线量产后,偶尔见到一两个手艺人,就会让杜思很兴奋,因为“我相信,虽然是为了生计,每一位手艺人的作品都不可能是上一件的复制粘贴。”

 

在伊朗,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一个叫“大巴扎(当地集市)”的地方,几乎每个巴扎都有卖各种波斯花纹的工艺品。在伊斯法罕的大巴扎,杜思幸运地遇见了一位正专心描画盘子的波斯美女,当时她正低着头,为一个棕色花纹的盘子勾勒细线。杜思看中了她手边一个蓝白相间的盘子,于是开口询问价钱。波斯美女抬起头,扑闪着大眼睛笑了笑,表示那个盘子只是半成品,还没画完呢。杜思心想,半成品居然就已经如此精美了,随即询问:“画一个盘子大概需要多久?”波斯美女回答,一般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的时间,而她已经在这里学习3个月了……没说几句,波斯美女又低下头继续她的手绘。

手绘盘子半成品

 

杜思反复问自己,花两个月时间画一只盘子究竟值不值,但或许正是因为这份专注,传承了许多地方独一无二的民间技艺。

 

几年旅行,踏足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方,从最初偷偷地拍摄,到后来慢慢尝试和拍摄对象沟通,那些旅途中遇见的关于爱情、孩子、衰老和生计的故事,仿佛构成了一个人生活最基本的轮廓,让杜思重新认识了周围的世界。那些她看到的、拍摄到的人们对待生活的态度都在无形改变着她。

伊斯坦布尔老城区天真无邪的孩子

 

无论是伊斯坦布尔硝烟中依然保有笑容的孩子,英超球场里坐着轮椅也要来现场观赛的球迷,接近零度仍在松花江边打麻将的大爷大妈……他们的经历或许并非一帆风顺,但无一例外都在努力过好自己的人生。这,或许是比风光大片更迷人的所在吧。